《从死亡开始无敌》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元始天尊,盘古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从死亡开始无敌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雁南归

简介:本以为会一辈子碌碌无为的宁凡,却无意之间成为了三界之主的徒弟,从小与自己的小师妹青梅竹马。在这个充满危险的世界,完全体会不到社会险恶的宁凡心中惆怅万分~~直到某一天师父的无辜失踪,小师妹的沉睡不醒,才让宁凡意识到美好的一切不过只是表象,幸好宁凡激活了死亡无敌系统,穿越到了一个童年记忆中的世界-火影世界,死的越多奖励越多,宁凡的无敌之路从死亡正式开始…(本书又名《无敌万界从火影开始》)

角色:元始天尊,盘古

从死亡开始无敌

《从死亡开始无敌》第1章 真的完蛋了免费阅读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鸿蒙世界不记元年,这鸿蒙初始,混沌一片。

在这混沌世界中,孕育了一位似人非人,似物非物的原始透明生命。

这时候,天地未开,世唯两气,一阴一阳,一柔一刚。

兴许是因为感觉到这个世界太过单调,它便创造了三千颗体态不一,充满着生命力的黑色巨蛋。

三千之数对于整个混沌世界来说根本微不足道,显得太过单调,于是乎,它又慢慢创造出了各种星体,大陆以及数以万计的新生命。

不过,它不知道的是,在它诞生之前,这个混沌世界中已然有了生命体。

接下来要讲的故事,你母亲绝对没有跟你讲过,因为这是一般人都不知道的故事。这是当初师父对我亲口相传的恒远故事。”

“父亲你可别骗我哦!我听过的故事可多着呢!娘亲每次都会在我醒来的时候,都会讲故事给我听呢,故事尤其精彩,每次我都听得入迷,不知怎么回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女孩歪着可爱的脑袋靠在老人的怀里撒娇道。

头发虚白的老人宠溺的看着女孩,满怀笑意的接着慢慢说道:“有时候听的故事没有亲眼所见的故事更加让人印象深刻。”老人在眼前轻轻挥手,凭空幻化出一面水幕,类似一面带着放映功能的镜子。

这时候,水幕中的画面呈现出混沌深处的某个黑洞外,一双巨眸睁开,散发出刺眼的目光。

他是古老透着沧桑的物种,一个远古宇宙的主宰,随手一拍,拍散黑洞,放眼望向远处犹如烈日灼空。

红鳞似雪花飘落,遮天蔽日,一尊巨兽降临。又一位似人似兽,一身血色鳞甲满脸艳红的女子,瞬息而至。

两个远古物种仿佛有隔世之仇,还未见面便已经感应到对方的存在,迅速交上了手。

只见她张开犹如超大黑洞似的大嘴,漫无天际的嗜血红舌直奔橙魂面门而来。

橙魂见势一剑拨开,跟着一剑横斩,剑光所到亿里方圆瞬间湮灭,滔天的剑气如同灭世之浪席卷整个星空。

红源脚下巨兽,张开血盆大口,极速变大,满天星空的剑光消散在血口之中。

我要你死!起源秘术:“时空切割”

红源面目狰狞的双指交叉斜画,眼前的一切瞬间静止。

斜叉所过的之处,时间定格,空间扭曲破碎。

“你是杀不死我的,永远都不可能。”

橙魂口念法诀,“时空回溯!镜花水月!”

“你我都是曾经的主宰,凭你一人想要杀我你还不够格。”

声落,一切又恢复到之前模样,刚才的景象仿佛如梦境一般不复存在。

“是吗?

你说我杀不死你,哈哈哈,就让你知道我为何能成为起源世界的主宰。

灭世之术:起源光弑!”

红源双手合十,身体散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红光所照,一切事物宛如水分一般蒸发消失。

“这位生灵,此举万万不可。”一副巨大的身躯仿若高山一般遮天蔽日,挡住了这如恶魔一般嗜血夺命的红光。

“你是何物?竟敢阻我,是想成为本宫的口腹之物?!”

红色光芒,万丈四射,却怎么也无法穿透这庞然大物的身体。

“吾乃元始天尊。这一片混沌世界的守护者。还请生灵就此停手,以免有伤和气,吾心里难免会有些过意不去。”

元始天尊话语间透着威慑,浑身上下附着着混沌之力泛着淡淡的混沌之光。

红源低头沉思,心中深深知晓,自己这时候想以一敌二已经毫无胜算,强行吞噬,自己甚至还有性命之忧,得不偿失。

“元始天尊?本宫叫红源,曾经起源世界的主宰。这一次先放过你们,呵呵,希望你们能活的长久,这样才有机会成为我的腹中之食。请记住本宫的名字,咱们后会有期!”

起源阴阳怪气的说了两句话后,转瞬间消失在混沌世界之中。

“不知这位生灵该如何称谓?可愿与吾交谈一番?”

青雨看向远处的橙色身影问道。

“我乃~奥,吾乃橙魂,唤吾橙道友即可。边走边说,请!”

橙魂微微一笑,踏步而去。

“橙道友?道友二字甚秒。据刚才那位道友所做所为,你二人似乎仇恨似海,并且还不属于一个世界之中啊,不知为何呢?”青雨打探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简单来说。红源所言只是片面之词,她所创造的起源世界并非是吾给灭亡的,那是命中有劫,就像我所创造的荒芜世界一样,命运使然,避无可避啊。”

橙魂闭眼感叹道。

“听道友的意思是说,吾的混沌世界也会有此命运?”青雨内心不甘道。

“吾这一次的苏醒,持续不了多久,吾只能告诉你,这宇宙世界远远不止这么简单,它拥有着至今无人发现的大秘密!你以后会渐渐明白其中的奥妙的!”

两人渐行渐远,随后各自离去。

“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对吾的限制如此之大,估计那红源会更加难受吧!”

三千魔神的孕育之地,橙魂驻足半刻,思虑半响。随手一挥万千灵魂碎片飘向混沌世界的各个角落。

橙魂离开后,在选择了一处沉睡之地,进入了深眠之中。

而在极远的宇宙深处,红源早已深睡不醒。

时间流逝,不知过了多少个纪元,

混沌的世界中,一个又一个的新生命应运而生,生命体有非人非物,有似混沌的化身,有似阴阳二气的结合,一片朦胧。

三千魔神蛋里,包罗万象,整体像一个未孵出的鸡蛋,在不知过了多少岁月,魔神蛋开始破裂,蛋中孕育的生命在光明与黑暗的包裹之下顺利出生。

而在生命出生之前有无数的灵魂碎片融入了这些蛋中,这些灵魂碎片慢慢融合成了三魂。

三魂即胎光,爽灵,幽精。胎光属天{天魂},太清阳和之气;

爽灵{地魂}属五行,阴气质变;

幽精{人魂或命魂},阴气质杂。

蛋有了三魂也就有了灵智和意识。慢慢的蛋也有了七魄,七魄也代表了蛋拥有了喜.怒.哀.惧.爱.恶.欲。

随着这些蛋的破裂三千个生命前后的孕育而出。吾乃混沌时之魔神-时辰,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空之魔神-扬眉,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命之魔神-命运,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造之魔神-鸿钧,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灭之魔神-罗睺,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重之魔神-巨石,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轻之魔神-缥缈,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灵之魔神-灵魂,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轮之魔神-轮回,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刀之魔神-陆压,大道鉴之;

吾乃混沌善之魔神-善良,大道鉴之;

……

吾乃混沌姻之魔神-姻缘,大道鉴之;

随着姻缘魔神的出生也就意味着混沌魔神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位混沌力之魔神-盘古。

一声声的宏音起落也迎来了最后一位魔神的诞生,这位魔神诞生于一株莲花之中乃混沌力之魔神-盘古.

三千魔神刚出生的境界就已经达到了混元大罗金仙的地步,可见其底蕴的深厚,而盘古虽是最后一个出生,但他的境界已然达到了混元大罗金仙境界的巅峰之境。

随后的一段岁月,混沌世界一片祥和与宁静,混沌生灵发展壮大着自己的族群,一代代生命延续,一种种世间美好运运而生。

三千魔神大多数一心向道,追求大道,突破自我,成就无上之境。

而混沌魔神盘古却在这段时间,遇到了爱情,繁衍出了后代。

世间的美好往往都是有始有终的。在混沌世界中心处,曾经孕育盘古的那株混沌青莲开始慢慢凋谢,莲花花瓣飞舞的地方,片片湮灭,所有生命死伤不尽,世界末日即将到来。

整个混沌世界遭受着巨大的灾难。

还在修炼中的盘古像是被控制了一般,不管他如何挣扎反抗都无济于事,最后被吸入了莲心之中。

只见盘古突然手持开天神斧,昂首而立。

双手抓斧怒吼道:“一斩,开天!”

“不好!吾的心血不能如此毁于一旦!”元始天尊眼见斧光而出,意念控制虚空中的混沌气体,化气为箭,向盘古的头颅射去。

然而箭头在离盘古八万丈的时候,力量和速度似乎像是进入了薄膜一般受到了大量的削弱,只射伤了盘古一只眼睛。

结局只是稍微改变了斧头的斩落方向,即便这样,只用一斩,盘古还是杀死了大量混沌魔神。

“二斩,劈地!”

“休想得逞!”元始天尊元神出窍,进入了盘古的体内,想利用自己强大的元神压制住盘古的行动。

事与愿违,进入盘古的体内元始天尊才惊讶的发现,盘古之身已经被人给完全控制,想要改变除非自己能够拥有超出对方的实力。

在元始天尊无可奈何之际,第二斧已然落下,

再一斩三千混沌魔神几乎损失殆尽。

“完全不可逆吗?这就是他口中所说的劫?”元始天尊只能稍微改变一点方向,结局几乎没有多大改变。

“三斩,创世!”

“罢了,果然是命中注定该有此劫。”说着元始天尊准备元神回体。

“嗯?吾的元神为何不受控制?不好!吾的记忆…”

第三斩朝周围一劈,混沌被劈成两半,清的一半逐渐上升,混沌的一半下沉,形成了最初的天空和洪荒大地,

为了防止天地重新合并,盘古手撑天空,脚踏大地,日高一丈,最终长到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丈的时候,一个新的世界,洪荒世界就此诞生。

随着时间的流逝,洪荒世界每时每刻都在慢慢的膨胀变大。

盘古因为力竭而死,混沌生灵死伤大半,三千魔神几近覆灭。即便活下来的也是重伤之躯,境界掉落。

盘古的身躯化为大地上的无限生机,眼睛成为了日月,血液化为了江河湖海,形成了生机勃勃的洪荒世界。”

“盘古大神我知道!我听母亲说过,他是这个世界的创始大神,我们现在生活的地方就是他开辟的世界。”

小女孩浅浅一笑,得意的嘴角微微上扬,父亲讲的故事她有听过。只是身临其境的画面却让人更加感到震撼。

“我的宝贝女儿真厉害!”

这个牛就先吹到这,不然就无法收场了。

老人抱紧女孩,在额头留下轻轻一吻,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一个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的天真孩童,命运这般造化弄人,过了一天又将要陷入沉睡之中。

“嘻嘻!那是当然!我知道可多了!还有,父亲你的故事看起来很震撼,但是好像没有母亲讲的故事更加深动,感人,而且还很有意思。”

女孩眉开眼笑,开心的一蹦一跳,围着老人转着圈。每年这一刻都是老人感觉最幸福的时光,尽管时光短暂,却让老人留恋回味。

“小舞,你可知道,在此期间洪荒世界还经历过三族争霸,巫妖量劫,封神量劫,西游量劫,灭世大劫和数万年前的万界劫吗?”

“不知道!母亲没讲过这些。父亲,你以前很厉害吗?”

这个问题小女孩一直很好奇,今天是第一次问。她对劫难什么的问题, 一点兴趣也没有。

“当然厉害!想当年你爹我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简直是又帅又能打,不然你母亲和你的几个娘为何对我爱的死去活来的啊!”

老人站起身摸着胡须骄傲的说道。一连娶了八个老婆,而且个个沉鱼落雁,国色天香,各有特色。身手更是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一个个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世间杀神,无人敢惹。

“几个娘?父亲你到底娶了几个媳妇儿啊?小舞为什么从来没见过她们呢?”

在小舞的记忆中,只有父亲和母亲的身影,除了他们小舞没有见过其他任何人。方圆千万里唯独就他们一家人,住在高高的山顶之上,放眼望去高山流水,树木丛生,百草丰茂,似美好,亦孤独。

“嘿嘿!那个不多不多,目前为止暂时就八个媳妇儿。她们有些事情要办,等你下次睡醒的时候就可以见到她们了。”

这八个媳妇老人娶得时候,那是一个比一个刺激,一个比一个危险,老人现在想想都有点后怕不已,那场面简直不堪回首。

“父亲你真厉害,我以后也要娶八个~不十个媳妇!”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你一个女孩家家的娶啥媳妇儿?人家都是男孩娶媳妇的,女孩那是出嫁。何况娶媳妇多怎么就厉害了?你现在还小你不懂,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老人回想起以前,那真是苦不堪言,痛哭流涕啊。

小舞冷不丁的一句话,老人没有放在心上,小孩子天真无邪,很正常。长大了送她十个,肯定都不会要。

“哼!我才不管!我就要娶!”

小舞心里想着,嘴上没有说出来,转而问道:“父亲,小舞今年是六岁了吗?”

“一万…两万…”

哎呀!

“媳妇儿,你怎么来~了……”

老人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巴掌打飞出去,犹如一颗闪亮的流星划过,消失在夜空之中。

“在这跟你闺女瞎说什么呢,以后再乱说我打断你的腿!”

白衣似雪的女人盯着天空狠狠地瞥了一眼。

小女孩见此场景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已然习惯了这种场面。被打那是正常的,不被打才是不正常的。

“小舞乖,别听你父亲在这瞎说,走,跟母亲回去睡觉了!”

女人伸出雪白如玉的手,拉着女孩慢慢走开,

“母亲,你说我今年到底几岁了?”

“六…六岁吧!”

女人不确定的回道。

“那,你和父亲都是普通人吗?”小舞继续问道。

“当然是普通人!

我们住着木制的小屋,吃着自己种的蔬菜,养点家畜家禽,生活简单淳朴,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我们家都是普通人?”

“那当然,如假包换。”

………

女人带着小舞三两步从千万里外,回到了家门中,

“咯吱”一声

轻轻推开门,院子里从原来的吵闹声中,迅速恢复了平静。

树梢上的鸡,房前的狗,水缸里的鱼,都在闭着眼睛装睡。

打成一团的黑白两只猫,两只爪子和平的搭在一起,显得格外亲近。

“终于到家了,母亲,这次回来的好像有点慢了,你看它们都睡着了。”

小舞轻轻的摸了摸两只猫的额头,“下次睡醒再和你们玩吧,小七,小九,晚安喽!”

“是啊!多走了两步回来的有些晚了,宝贝早点睡吧!”

“母亲明天见,晚安!”

昭雪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这样,心里很难受,却又不能表露出来。

这不是简单的睡觉,因为这一睡就得一年,而醒来的时间仅仅只有一天。

“唉~真不知道小舞何时能够恢复正常。还有我的那些好姐妹,你们到底何时能苏醒啊?”

昭雪安顿好小舞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房间的老人早已经等候多时。

“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

老人声音柔和,却传遍了整个小世界。

随着这一句话的传开,院内院外瞬间变得躁动起来。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外面的世界现在不知变成什么模样?还有这太阴神水真是垃圾,搞得老龟我都快得皮肤病了。”

院落后的荷塘中,圆桌大小的王八变成了混沌祖龟,从荷塘之中爬了出来,抖了抖早已发绿的背壳,满脸嫌弃。

一声凤鸣,树梢上的野鸡展翅高飞直上云霄。数千丈的翅膀,拨开云雾,在空中来回盘旋。

“老八,你看我的美貌是不是更胜从前了?”凤凰拨弄着自己金黄色的羽毛,宛如一个美丽的少女在拨弄她的秀发。

“切,老三你炫耀个得儿啊!让你看看啥叫金光闪闪,夺人耳目。”

黑猫一步踏入空中,幻化成金色风狸,在空中游荡,金色光芒闪耀万里高空。

“嘿嘿!本大爷这就叫做魅力四射,闪亮人间。”

上古神兽变异风狸,风属性的宠儿,排行第七。

“小七你咋这么讨人厌呢?我问你了吗?活该一辈子娶不到媳妇儿!”

老八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龟头。这个小七,就是人见人嫌的一个,有时候甚至让人有一种想要撕了它的冲动。

不过对于它们的美貌,老八表示自己欣赏不来。

“啥媳妇不媳妇的,本大爷不稀罕。我单身我快乐,我单身我骄傲!”风狸浮在空中随风飘荡,自由自在好不惬意。对于娶媳妇儿这件事,风狸压根就没想过。

“吼…”

一声龙吼,一条黑白相间的巨龙,一尾巴抽在身高不到两米的小七身上,“小七,你又发骚了是吧?”

看似尾巴轻轻一拍,百里外的高山轰然爆裂,山腰上出现了一个宽达两米的深洞。

“卧槽,小老二,你等着!本大爷迟早收拾你条斑马龙。”小七从山体中钻出,恶狠狠的骂道。手上打不过,嘴上可不能落了下风。

斑马龙?这个词对于老二黑白帝龙来说,简直比杀了它还难受,是对它龙格的极大侮辱。

之前不知道斑马是什么还好,知道了过后,老二当场吐血三缸。自己虽是黑龙和白龙所生,但那也是纯血龙种啊。

“淦!斑马龙?看本帝不活吞了你…”老二怒不可揭,张大龙口一口将整座山连同小七全部吞入腹中。

“不管怎样,今天必须要给小七一个教训,让它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老二打着饱嗝对着老三老八解释道。

老三,老八,淡淡一笑,表示非常理解,老三甚至投来了充满谢意的目光,仿佛在说:二哥,干的漂亮!

“小老二,你再不放本大爷出来,我就在里面住上十天半个月,天天在里面拉屎,撒尿!污了你的身体可别怪本大爷无情。

小七低沉的声音从龙腹中传出,小爪子在里面不停的挠来挠去。

听到小七要干如此恶心的事,老二感觉自己一阵反胃。

“汪汪汪~”

这时,一条拖着黑色长链,全身散发着黑色煞气的灰色小狗一步一步踏空而来。灰狗每走一步便变高一丈,直到来到荷塘上空已经百丈于高。

来狗排行老四,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前腿向前伸直,身体前倾下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老二见此,连带着口水一口吐出了小七。“这次给老四个面子,下次就算你在里面拉屎撒尿,本帝也要让你在腹中待个一千年。”

刚好老四路过,老二刚好借此找了个台阶。

“小老二,本大爷还没有待够呢,你咋把本大爷放出来了。”小七抖去了身体上的脏物,对着龙的鼻孔叫嚣道。

“汪汪汪~”

“呦呵,四哥,您啥时候来的,本大爷都没来及去迎接你。”小七听见这一声狗叫,连忙飞过来抱住老四的小腿,俨然一副小狸猫模样。

在小七眼中,真正会给自己一顿毒打的那只有两个,一是眼前这一条上古凶兽穷奇,二是还没出现的老大,人称大姐头,僵尸鼻祖-僵灵。

这两个下手那叫一个狠啊,不在家躺个百八十年都出不了门,画面那是相当残暴加血腥,简直惨不忍赌。

老四低头俯视了一眼小七那谄媚的模样,用爪尖在小七头上点了点,示意它一边呆着去,小心等会脑袋破皮,脑浆喷出来。

小七心领神会,飞快离开,一个跟头坐到了老八的背上,这里也只有老八最善良了。

“小五,小六,小九和小十还没到吗?”

白发老人躺在屋顶翘着二郎腿,看着满天繁星淡淡的问道。

“主人,老五跟老六学习写字去了,小十正被你踩在脚下呢。”老二见到白发老人,恭敬的回道。

“小十啊,不是我说你,你没事爬房顶上干嘛?”

白发老人挪了挪脚,一只青灰色蚂蚁从脚下爬了出来,嘴里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你个蚂蚁看啥星星?你能看懂啥?到它们那去,一天天,一个个的都没个正行!”

老五跟老六学写字,学了几千年,一个五字硬是写成了王。最可气的是,写错就算了,还把错字刻在了脑门上。

老六一个识字不超十个的上古凶兽竟然当起了教书匠,不用想也知道结果肯定不容乐观。

“不知道等会老六脑门上会不会多个奇怪的东西?”

“不至于吧?本大爷不信它们连六也能弄错?”

“它也不见得非要弄个六啊,或许弄个宇呢?你们不会忘记咱们的排名顺序是怎么来的了吧。”

小十没有心情理会它们的想法,无奈的张开翅膀飞上高空,恢复了千米开外的体型,看着远处的星辰,小十偷偷的咽了咽口水。

体型变大之后,满天繁星对于幼年的混沌噬星蚁来说,就像是一颗颗糖豆,充满了诱惑。

突然,一声虎啸声震耳欲聋,一头白虎带着一只巨猿从远处狂奔而来,狂风大作,转瞬之间已来到老人面前。

老五全身通白,脑门上的黑色王字赫然醒目。

老六全身深棕色,至于脑门上是啥字,那只有它自己知道了。这两难兄难弟反正是实锤了。

九大妖兽已经到了八个,只有小九,九尾天狐迟迟没有出现。

“怎么每次都是小九最后一个来?”

“对呀,明明离得最近,却来的最晚,也不知道小九整天都在忙些什么!”

老人挥了挥手示意正在修炼的小九赶紧上来,“小九你哪都好,就是老是爱迟到。”

“主人,你不是说过,厉害的都是最后出场的吗?这叫压轴!”

白猫一跃而起,瞬间化成一只九尾天狐,浑身雪白靓丽,眉心一点红色,似火焰在燃烧。

九条尾巴在空中仿佛在偏偏起舞,每一条尾巴都代表了一种特殊能力,尾巴周围法则环绕,如果仔细聆听,还可以听到一丝大道之音。

老人没有反驳,这的确是自己曾经的装逼手段,大佬都是要最后才出来掌控全场的。

“为什么小九每次一现出本体都能惊艳到我们?”

“汪汪汪~”

小十转头看了一眼九姐,没啥好看的,对自己没有吸引力,继续掉头馋望着星星。

“切,本大爷没觉得有啥好看的…事物能比得上小九这绝美的气质。”小七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在慢慢靠近,吓得连忙改口。

老四收起十根堪比上古神器的利爪,撩起后腿挠了一下腹部,姿势警告。

“大姐头今天不来吗?我们好久没见过她了。”

“怎么?老五,你想大姐头了?”老六装作好奇的问道。

老五虽然不怎么会写字,但它知道这个问题可不能随便回答。说想,那大姐头第一个亲近的就是自己,这种亲近一般神兽真的承受不来。说不想,后果更严重,打断一条腿都是轻的,弄不好有可能五条腿全断。

“我肯定想啊,你们难道不想吗?”

“想…我们都想!”

“啪!”

“小十别对着星星发呆了,你想不想大姐头?”老八一巴掌排在小十的屁股上,满怀好意的提醒道。

小十连忙反应过来,星星什么的已经不香了,想大姐头最重要。“滋滋滋~想~超级想!”

八大神兽齐刷刷的给了小十一个真切关爱的笑容,一副小十你最懂事的眼神。

“好了,别闹了,你们的大姐头今天就不来了,时间紧迫,下面开始分组:

小二和小三一组;

小四和小八一组;

小五和小六一组;

小七和小九一组。最后的小十,因为你超级想你的大姐头,所以你去找你的大姐头吧。

每一组的队长为小二,小四,小六,小九和小灵。要做的事你们也早已知晓,散了吧!”

老人站起身一口气说完后,又继续躺下看向星空。

小十摩擦着触角本想说些什么,看见自己的主人似乎满脸惆怅,便没有出声,随着哥哥姐姐离开了这个小世界。

夜已深,风微凉。老人起身准备回房睡觉,又总感觉好像少点什么,“小七,这回竟然没有跟我要这要那,走的那么干脆,很是奇怪。”

老人去了自己媳妇的房中,结果被一脚踹了出来。无奈进入了偏房之中,褪去衣物,刚坐到上床。

“嘭!”

“卧槽!你大爷的死小七!”

蓝星,新阴县,2018年,夏。

骄阳似火,宁凡终于光荣的从新桥小学毕业了,今年的他刚好十七岁,没错。十七岁才小学毕业。

不得不承认,宁凡的学习成绩可能不是太优秀,那还是主要因为他上学比较迟,就算是这样,宁凡也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新桥中学,其实主要是因为这是义务教育,考的好不好都能有学上。

一听新桥这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逼格很高的学校,不出意外,接下来的两年,宁凡都会在这个学校,生活、学习了。

至于为什么是两年?那是因为宁凡的想法是,在第三年可以进厂实习打工,这么有心的有为青年,在新桥镇也是不多见 的。

没办法,谁让宁凡穷呢,至宁凡记事以来,他一直是个孤儿(妥妥的主角之命),甚至到现在宁凡都不知道,是谁将他送到孤儿院的。

只记得院长在清点人数的时候,凭空多出了一个小孩儿,那时候的校长的一句话,至今让宁凡记忆深刻。

“这孩子真可怜,从小就得了白内障,难怪他的父母不要他了。”

宁凡当时都快吐了,内心反问道:“如果我要是你的孩子,你个死老头子也会不要了吗?”

“我儿子要是长这样,我也把他丢进孤儿院,你看看,好好的,翻什么白眼啊!以后我看就叫你翻白眼好了。”院长毫不顾忌宁凡的感受,想说什么直接脱口而出。

宁凡当时那个气的呀,真想抽出四十米大刀砍他一刀。

“你一个快奔五十的男人,连个媳妇儿都没有,一个光棍,你哪来的孩子?我要是以后成他这样,我肯定撞墙自杀。

还有,哪有这么起名字的,一点也不走心,完全感觉不到诗情画意的气息,简直土到掉渣。”

就这样,翻白眼这个名字,一直跟随宁凡直到那一年,他被一个“好心人”收留,嘿嘿,你还别说,那个好心人一眼就看中了宁凡,别的小孩楞是看都没看,就把宁凡带了回去。

“这孩子,这眼睛,如果在打断两条腿,那简直就是颗摇钱树啊!哈哈哈,老天爷赏饭吃啊,追着给我喂饭啊!”好心人想象着自己的未来一片美好,突然眉开眼笑,笑的很开心。

当时,宁凡也是第一次看到能有一个人见到他会如此开心,情不自禁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们两人就这样整整傻笑了十来分钟,直到有人来敲门。

敲门之人是个肥胖女人,一脸的浓妆艳抹,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像是怕什么东西掉地碎了似的,还有那故作扭捏的姿态,别看宁凡当时是个小孩,他也知道这种货色,“特么就算是现在,他也驾驭不住…”

“秃头哥,你在这像个傻子似的傻笑什么呢?有那时间不还如去我那坐坐呢!你觉得呢?”胖女人声音像是摸了蜜似的又甜又黏,手上的动作确是让人直呼过瘾。

只见女人点起一根烟,轻轻的吸了一口,那慵懒风姿对宁凡来说就像是胖耗子掉进了粪坑,垂屎挣扎。

“哟,这还有个孩子呢!秃头哥,你怎么把人家的眼珠给抠了啊,那他怎么看见我这绝美的容颜啊!”

“这只死肥耗子,说我没眼珠就算了,吃屎也算了,还要用你那肮脏的手,摸我这俊俏的脸,我以后可是要靠脸吃饭的。”宁凡已经不忍直视她那掘美的容颜,整个脸像是被盗墓贼挖过似的,坑坑洼洼。

当时宁凡就怒了,“阿姨,你的手好软哦,摸的我好舒服…”

宁凡承认,当时的自己的确有点怂了,毕竟那时自己还小,俗话说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

搞得宁凡到现在都不敢让女孩子摸他的脸了,都有阴影了,再美的女孩她都会联想到那个死胖子。

谁敢说没女孩子肯摸自己,就砍死谁。

因为当时他的理智与忍让,宁凡也顺利躲过了一场毒打,

宁凡现在回想起来

TM的宁愿被一顿毒打,也应该制止这种不文明,且,毁童年的粗鲁行为。

“那个凤仪啊,最近哥哥手头不宽裕,你看今晚能不能先…嘿嘿嘿!”秃头那表情,那猥琐的样子,宁凡觉得是个男人都会鄙视他。

\”呸!禽兽!\”

“上车前先买票,上车后补票,下车后那可就是逃票了啊!”胖女人说的这些弯弯绕,宁凡当时没太懂,现在想想…宁凡还是不懂,都怪自己太年轻,太单纯了。“唉,我当时真是个好孩子!”

“凤仪,你听我说,你看这孩子,这眼睛,如果再去两条腿,你想想…会怎样?”

这秃头对这女的可以说是掏心掏肺,死心塌地了,平时只要有点钱就送给了她,这胖女人简直就是个无底洞,永远的那么欲求不满。

宁凡再傻当时也能听出来,这好心人不是仅仅只是看上了他的眼睛了,他还看上了自己的双腿。

“哼,这套路我懂。先装成没腿的孩子,在凭我那时的可爱模样,一双仿佛先天残疾的双眼,往地上一趴,吸人眼球,博取同情,赚人眼泪,最后众人心中那扇善良之门就被我慢慢推开了,忍不住就情不自禁的慷慨解囊,热情相助。

卧槽!这跟我想的剧本不一样啊,不应该是装的吗?”

秃头手里拿着胳膊般粗细的铁棍,朝宁凡这边走了过来。当时宁凡就在想…“这根铁棍不知道是不是实心的,如果是,那我就真的完蛋了!”

“嗷呜…”杀猪般的叫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平民房区。

                           

原创文章,作者:雁南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hxjs.com/novel/1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