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王爷,王妃带着小萌宝又跑了最新章节,魏长歌,嘤嘤嘤魏长歌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报告王爷,王妃带着小萌宝又跑了

小说:古言萌宝

作者:凉了那年

简介:迷迷糊糊穿到异世界,魏长歌着实有十八般无奈,毕竟上一辈子都没活明白,又恍恍惚惚到这了。她该怎么生活?她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好惨。该不会又是浑浑噩噩的过完这辈子吧?她好呆…

角色:魏长歌,嘤嘤嘤魏长歌

报告王爷,王妃带着小萌宝又跑了

《报告王爷,王妃带着小萌宝又跑了》免费阅读

东魏元正十六年,渔州城,骄阳似火。

众人围在路边,熙熙攘攘。

“这哪里来的孩子啊?”

“哭成这样,那女人都没反应,估计那女人……”

周围的议论声很大,不绝于耳。

魏长歌未睁眼就听见了这种嘈杂声,后知后觉,原来大家指指点点说的人竟然是自己?

在她正想恼火的的时候,一段记忆袭击而来。

她知道了,原来她现在已经穿越了,还是在一万年前的公元。

旁边这个哭哭凄凄的小孩子,便是她在这个朝代的娃?

魏长歌愣了愣,半响,才发现这小娃娃穿的衣服竟然都是补洞。

不知道是魏长歌还是原主的意念,魏长歌只想伸手将这个小娃娃拥入自己的怀里。

孩子仿佛能感应到她的欢喜,蹭着小腿乖巧拥向她,只是眼泪还未能止住,偶尔还“嘤嘤嘤…”几声。

她想。这小娃娃肯定是饿了,但是他很懂事,并不闹腾。

这让魏长歌更加心酸,才多大点娃啊,就知道了母亲的艰难。

根据原主记忆,这个娃娃才刚满一周岁,是女主一个人拉扯长大的,但由于这片州城长期闹灾荒,原主身无分文,把仅剩的一点粮食都给了小宝宝,这才被活活饿死了。

她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城外,原主是计划在饿死以前将小宝宝送出城外,能给好心人领去养,只是没想到天气太过炎热,她带着小宝宝刚到城门,便因饥饿难忍休克而死。

然而,已经过了半天也没有人肯收留这个小宝宝,带着他逃跑。

魏长歌能探索到的记忆,只有这么多,关于女主父母和老公,是一片空白,她估计是原主曾受伤过重,失去了部分记忆才会如此。

看了一眼手中的小宝宝,魏长歌没想到自己竟然泪流满面。

他太瘦了,还是一个男孩。

根据她在现代的医学判断,这个小宝宝严重营养不足,顶多只有几个月大的体重,所以当下她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给小宝宝找到牛奶。

不然,她就会觉得很愧疚很对不起这个宝宝。

正在她感到心痛落泪的时候,她的口袋里突然出现了温热。

竟然是一杯牛奶,天哪,她太激动了。

魏长歌擦干眼泪,迫不及待将小宝宝抱离人群。

她要去找一处山洞,藏起来。

路过几条曲曲弯弯的山路,终于被她找到了。

小山洞是地形成的,四处都是岩石,外面不易发现里面的环境。

她将小宝宝放在石凳上,将牛奶欢欢掏出。

“儿子,来,乖,快喝点。”

小宝宝,见了牛奶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欣喜,吃完还不忘给魏长歌嘟嘟嘴。

魏长歌这才发现,原来小宝宝还缺钙…

这可咋办?

她又心酸了,反复的想,刚刚她是怎么突然有了一瓶牛奶?

她挥起手掌心,学着刚刚的动作,将食指伸直,脑海里不断默念乳钙。

扑通一声,几瓶乳钙凭空出现,魏长歌给小宝宝喂上后,也默念了几种面包给自己,这个特异金手指让她很高兴。

民以食为天,至少从此,她就不用担心饿到自己和宝宝了~

为了避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金手指功能,魏长歌默念了好几种食物,放在衣服内里。

小宝宝,不知道魏长歌在弄什么,吃饱了肚子,一个劲的喊娘。时不时用小小的手指扣着魏长歌的中指,小嘴巴呲咧呲咧的笑“娘,娘。”

直把魏长歌乐得抱在手里不肯放开。

这么可爱的娃,也不知道他的爹是谁?在原主的记忆里竟然没留一丝痕迹。

不过,既然到了她的手上,她就会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

只可惜此地饥荒太厉害了,不宜久留,不然她真的就想跟儿子这辈子呆在这算了。

毕竟是死过一回的人,她对这个陌生的尘世也没有太多留恋。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正在她昏睡之时,山上突然崩下了泥石流,塌陷严重。

“快跑啊,快跑…”

周围顿时响起了,仓促的跑步声,可想而知是多么危险。

魏长歌只紧紧把儿子放在怀里,半点不敢怠慢,跟着前方的人马,跑出城外。

没法了,她只能往前走了,根据原主的记忆,目前只有五百公里外的原州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她下一站打算是去原州。

经过翻山越岭,四处问路,半个月左右时间,魏长歌已经背着喝牛奶长得肉嘟嘟的儿子来到了原州。

也就是此刻,魏长歌才发现,原来她的金手指是有限制的关于金银珠宝,都变不出来…

所以她想要是跟儿子住房子,只能靠自己本事挣钱。

带着儿子快速浏览了一下周遭,她终于知道了最新消息,就是当地最出名的复原酒楼要招账房先生,且薪资超高。

这不是她的特长么?她可是妥妥的理科生啊!

有了一箩筐的自信,魏长歌背着儿子,屁颠屁颠往复原酒楼去。

全然忘了自己现在的衣着是有多么不堪…破破烂烂~

刚踏进了门,就被小二语气不善的推到门口。

“去去去,你说你一个婆娘唬谁呢?穿得这么破烂还自称会算数?不如我自称夫子,你信吗?大家信吗?”

小二讽刺的语声拉得很大,还把周围吃饭的客人都吸引了过来…

魏长歌简直要气炸了,人不可貌相不知道吗,这都是什么眼光?

但为了讨份工作,她只能赌一把。

片刻,她整理了一下情绪,把儿子搂得紧紧的,迎上面前的店小二不怒反笑。“这位小哥是不信奴家会算数?那敢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奴家赌一把?”

“赌一把?呵呵,不是小的说你,但凡有点要脸的小妇人早就被我们复原酒楼的招牌吓得屁滚尿流了,你这个穿得臭破烂的还敢跟小的叫板?真当复原酒楼没人?要我说,你就应该识趣的带着你的儿子赶紧滚…”

店小二的话刚完,周围便响起了激烈的议论声和嘲笑。

暗讽她是骗子小赖,儿子被吓哭。

知道他们是狗眼看人低,魏长歌再无心争论,抱着儿子走出喧哗的人群。

坐在复原酒楼角落里品茶的男人,余光不由地朝她离去的背影,瞥了一眼。

“刚刚那个女人,很有意思,你跟去看看,人才难拢,若是真有真材实料,你不妨多花几个银子。”

暗卫会意,随即紧跟在魏长歌身后。

只不过,被听力不错的魏长歌发现后,抱着儿子,几个闪躲,就把他撇下了。

暗卫,只好抽着嘴角,一片疑云回到男人的面前…

“没想到,普天之下竟然有这样的女人,眨眼就跑得没影…”暗卫垂头道。

“是你的能力需要提高了。”男人丢下一句话便闪身而出。

越是有意思的女人,他就越要逮到。

他估计女人应该没有跑远,说不定根本没有去处,不然就不会抱着孩子要来复原应差~

不过,想到她刚刚抱着的那孩子,竟然跟他有几分相似~

呵。他就不信有什么人他抓不住的,不然墨千辰几个字他倒过来写。

只一眨眼的功夫,墨千辰便来到了暗卫刚刚说的地方,他隔远便看见了魏长歌的影子,和刚刚不同,魏长歌的头发多了一些碎菜。

他估计,魏长歌根本就没有逃跑,不然一个女人抱着孩子怎么可能跑得过他近身暗卫?

他越走越近,只是轻功如飞燕,魏长歌一点也没有发现他,直到他半张面具脸,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她不轻,把孩子紧搂在怀里,不过她儿子却没有半分惊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娘在身边,淡定得像没看见某人一样。

“你,你,你想干嘛?”魏长歌撸起手袖,小脸并无紧张之色,不过双手却捏了一把汗。

刚穿越过来,她可不想死啊!还有面对这种浑身散发冷气的面具人,也太惊悚了吧?

墨千辰看着她眉眼恐慌的模样,内心狂妄的几声暗笑,将脸贴近她的额前,语气带着戏谑。

“你说本公子能干嘛?嗯?”

魏长歌一个反转,捂着双眼。

“啊啊啊!!!你再过来我喊人了。”

某人嘴角呲开,像提小鸡一样将魏长歌跟她儿子一起提到了原州另一个奢华酒楼,原锦酒楼。

房间内,魏长歌双眼瞪了又瞪。

这到底是惹上了什么仇家?

“咳咳,这位爷,一看您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你看我,我穿得破破烂烂的,也没财,要是谈色我都是孩子的娘了,几手货了就更不适合了…过往小的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的计较好不好?小的好可怜的,咳咳,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瘫在床上等着小的养…嘤嘤嘤…”

魏长歌说得句句真心,眼泪喷泉似的流出来…老六看得目瞪口呆。

这么一想,爷干的也太不是事了,不过,爷没说要她财色啊?姑娘,咱是不是想得有点多了?不过,他要是知道他家主子刚刚就是这么吓唬人家,估计就不会这么说了。

对面,见魏长歌哭得像个大花猫,墨千辰仍面不改色,因为他发现戏谑这女人还挺有意思的,不过,说到她的家庭,确实也有噎到他~

“本公子,不介意你没财,至于色嘛,你是几手货有什么关系?本公子从前又没有看见,现在自然可以忽略不计~”

墨千辰没心没肺的几句话,着实把魏长歌气晕了一把。

魏长歌现在只觉得信仰崩塌,没想到古代还有这么变态的家伙!!

不是说最为守贞节?难道都不怕脏的吗?喜欢穿别人穿过的破鞋?

不行,她怎么可以被这么恶心的男人再玷污一次?怕是原主知道也死不瞑目吧?想着魏长歌将儿子放在后背,一手拿着银针飞快刺向墨千辰的脖子。

“老娘,今日也不想跟你们废话,只要你们把我放了,我就把他放了,不然,大家就一起死…反正我的命没有他值钱怎么说都是你们亏!”

老六是惊得跳起,不过看到墨千辰递给他的眼神,还是松了口气。“姑娘,请息怒…我家主子口不择言,您还是放过他吧。只要您把他放了,我保证让您跟您孩子安全离开这。”

虽然老六说得贼好听,但对于刚和他们打交道的魏长歌来说,如同虚设。

这一瞬魏长歌把长针捏得更紧,生怕某人逃脱,内心并不是毫无波澜,只想着如果这一刻她被他们拿下了,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护着孩子。

“不行,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反悔除非你们写了字据,说以后也不找我麻烦,我就把他放了。”

最终,老六选择了妥协,魏长歌也没有说话不算话,字据到手便把墨千辰给放了。

只是,看着墨千辰被她不小心戳红的肩膀,有些愧疚。

也罢,日后有机会再见,有钱再补偿吧。

生怕他们还会跟自己算账,魏长歌背着孩子,一步也没有停歇,从东边街一口气跑到了南街,两者之间相差了五公里有余,她才终于安了心。

很难过,今天,她没有找到工作,还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葬送了。想想就觉得心惊胆颤,只能祈祷不要跟某人再见面…

与此同时,已收到魏长歌去处的墨千辰,坐在原锦酒楼嘴角张扬。

“属下查过,这个姑娘跟孩子,今天是第一天进城,在原州内未有发现亲人或朋友…现在,正带着孩子在江边吃包子。”

早就意料她在撒谎,但墨千辰仿佛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你让人给她一份工作,并且密切注意她的行踪,我们在原州的一切不能有任何泄露,也不要放过任何可疑之人。”

“是,属下明白。”

                           

原创文章,作者:凉了那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hxjs.com/novel/4230.html